老k娱乐城

快冬天了,这几天天气很明显变冷了,是该添加一些保暖衣服
最近有在网络上看到9 stitches真玖服饰的网页
它好像比较偏向 别意为我是可欺负的

妈妈又在弄菜.. 这段日子她刻意弄我爱吃的菜餚, 我知道她想衬著我不为意, 在餸菜裡下安眠药, 她想衬我熟睡时下手加害于我, 让我死得自然, 她便可以逃罪.

我很是痛苦, 整整一个星期睡不够十小时, 有谁会想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会加害于自己的子女 ! 我可以向谁吐我的苦水?

妈妈在嚷 :『吃饭啦 !』

看著整槕子的毒物, 我能吞得下嚥吗 ?

我冲冲拿起袋子, 大力地关门, 只抛下一句 :『我上街吃, 约了朋友 B』

幸好我溜得快, 我怎能拒绝妈妈, 她毕竟是生我的母亲, 难道我可以直问她为何要下毒手吗 ?

在餐厅裡叫了一碟义烧饭, 这店子最近成了我的避难所, 我逃离家门便会跑到这裡来, 但不知恁地, 今天店员样子有点古怪…. 噢 ! 饭吃不得了, 一定有毒, 难道妈妈吩咐店员向我下毒了 !

我用力忍著想掉下来的眼泪, 唯有侧著脸向窗子外看………隐约看见远是有个圆圆的光圈向我射来 ! 啊 ! 是那个黑衣怪人的镜头, 他竟又在远处向我偷窥 !

我呼吸突然变得很难, 在喘著气, 我抖不过气来, 我打开店内窗子, 很想吸一点新鲜的空气, 耳伴又传来那粗鲁的女性声音 :
『最没有用处是你这种人吧 !』
『你这样做人有意思吗 ? 』
『往下跳, 一了百了』

如果我跳了, 真的可以解除掉痛苦?… 看著楼下黑幕笼罩的街景, 真的是海阔天空 ??

脑筋此刻很是静但手臂突然传来猛烈痛楚, 回头看, 那下毒店员紧紧地拉著我的手 !

待续 PART II

我真的不理解为何他们要关我在这个地方, 可是我在这裡算是有面子的, 医生每天都需要来朝见我, 但我终究想不明白他们向我胸口、脑袋插电线子, 跟著要我答那些无聊至极的问题有何帮助 !

不过在这裡亦是有个好处, 只要他们在我血管上下针, 我就可以睡得香甜,

母亲大人怕劳累了我的朋友同事们, 所以只对他们说我有急病, 往外地就医, 不便探访。著打扮、一口标准的国语,与同业熟络的关係......,从旁观察,左看右看,张沁都是个台湾人,只有少数人才知道,张沁竟是出身上海的大陆人。 我叫小毛,现在是个上班族

(她叫安屁美,很爱放屁)









屁美喜欢吃布丁;喜欢吃很多布丁


果然要做好卧底就要先得到对方完全信任 相信大家都知道所谓的『恶役』就是『反派人物』的意思,在霹雳史上即使是到现在的开疆记所出现的恶役,尚没有一位能像覆天殇如此成功的恶役,只能说霹雳九皇座能拿大奖,创作出覆天殇的编剧可说是有不小的功劳。

我想许久未想通,

材  料:
油麵450克,滷豆干30克,小黄瓜半条,绿豆芽150克,油炸豆包少许

调味料:高汤60cc,酱油60cc,醋30cc,糖30克,香油少许


我很讨厌我的同事 A , 她往往将难担的工作给我, 好像是故意给我难题, 为要找我错处

她整天好像无事做, 最爱在我身后走来走去 , 啍 ! 我打从心底裡知道她的想法, 想看看我的电脑屏膜, 想迫我办事, 你还未够班子。 过敏体质真的很麻烦!
还以为快到夏天会好一点,但还是鼻子痒得很严重!!!
吃药会很想睡觉,也不敢每天吃
过敏真的有好的 孤单的存在 只是为了等待爱情的到来  我的心  只为你等待
不论是否正视我对你的爱  希望与你一起共度未来
以前 现在 未来   宛如 鱼在水中曼妙的姿态
期望与你共游mg src="img/file/1501678127ag4bu.png"   border="0" />

冬天早晨起床最怕洗脸了,刺骨的冷水连碰都不想碰,更别说还把手整个浸泡在洗脸盆内洗脸了!尤其四肢容易冰冷的女性,通常都会选择使用热水洗脸以求保暖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